• <input id="caig4"><u id="caig4"></u></input>
  • <menu id="caig4"><tt id="caig4"></tt></menu><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menu id="caig4"></menu>
  • <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input id="caig4"></input>
  • <input id="caig4"><tt id="caig4"></tt></input><input id="caig4"><acronym id="caig4"></acronym></input>

    回歸原生態

    2020-04-21    隨筆日志    【手機瀏覽本頁】


    剛剛看完中央電視臺綜藝頻道《非常6+1.》節目,竟然為彝族姑娘歐牧優諾的“原生態”歌唱所感動,一時鼻子發酸,熱淚盈眶,陡然涌起想哭的沖動。這種情況,與我已過不惑的年齡是極不相稱的。

    記得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重溫《雷鋒的故事》時有過,感覺那是一種人性的“原生態”;汶川地震的日子里,在電視上看到溫總理慰問災民時有過,感覺那是一種政治的“原生態”;以前在村小工作時,學生家長抱了老母雞硬塞給我時有過,感覺那是一種感恩的“原生態”;當然,有這種感覺的時候肯定不止這些,但確實不多,而且隨著社會的“進步”和人類的“進化”而越來越少:因為“原生態”太單純,單純得不摻丁點兒雜質;太質樸,質樸得沒有絲毫包裝;太實在,實在得像母親的愛。試問:這樣的“原生態”元素,在現代經濟社會里,有多少政客需要?有多少商人需要?有多少賭徒需要?又有多少房奴、多少百姓能得到???  

    彝族姑娘歐牧優諾的“原生態歌唱”也讓我想起了愛妻的家鄉——小水山達巔坡,清一色的侗家族,清一色龍姓山寨,這里屬于會同境內最原始的地帶之一,也許是高山屏蔽了外界的污染,山民們更顯得熱情、真誠、淳樸、善良,曾有幾個外鄉人落腳在此,寧愿客死他鄉也不回去。我每次做客喝酒必醉無疑,他們用酒歌勸客,語言樸實真誠,毫無虛情假意。比如:“這杯幾酒啊清又清嘞,雙手舉起敬親人啦,請你喝了杯中的酒喔,四季來往感情深”……

    這般殷勤,這份真心,誰能拒絕?

    聽了彝族姑娘歐牧優諾的“原生態歌唱”,真的觸動了心靈最深處的赤子情懷,我不知道這個社會能在多大范圍、多長時間、哪些層面上回歸道德情感的“原生態”,但我愿意,我更希望,在學校、在課堂、在老師心中,把美好的東西盡量多地找回來,并傳播到學生心靈中去。

    值得欣慰的是,在這個節目結束時,彝族姑娘歐牧優諾的“原生態歌唱”,得到了在場觀眾和評委的熱捧,我相信電視機前的千萬觀眾也有同感,其中也該有政客、商人和賭徒吧。

    你愿意回歸“原生態”嗎?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