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aig4"><u id="caig4"></u></input>
  • <menu id="caig4"><tt id="caig4"></tt></menu><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menu id="caig4"></menu>
  • <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input id="caig4"></input>
  • <input id="caig4"><tt id="caig4"></tt></input><input id="caig4"><acronym id="caig4"></acronym></input>

    關于自由意志

    2020-04-23    隨筆日志    【本頁移動版】

      昨天晚上,整理散存在書桌中的東西,在久未開啟的那一格最底層,躺著過去的幾本日記。當我將屜中的書信、雜物稍事整理之后,便開始翻揀那些一度尖封的記憶。在那一頁頁的紙張中,很少有敘事的文字,只是記錄著那日那時的心中歷程。崇尚理性與精神,使得我的文字少了幾許煙火,空有些虛幻、烏托邦式的追求與夢想。

      而現在,當我再次面對那些文字以及它們背后或多或少的空白的時候,我的筆和思想該做何舉措呢?曾經執拗得近乎頑石,可笑之余,亦覺得可敬。然今日非往昔,成熟的背后是必須舍卻而又不愿放棄的東西,是不忍喪失的思想的自由與精神的獨立。要想融入這個社會,就必須在這個由他人構成的世界中找尋一個精神的依托,由它來替代自己的思想,也必須將某事某物做為自己的終極目標去追求進而占有。但這樣的依托與追求是否出于自己本真的意愿,是否順乎自己的自由意志呢?

      絕對獨立的個體是不存在的,那么,關于自由意志的討論,也就無法強調它的絕對性。就個體來說,當他的意識與精神尚處于混沌狀態的時候,也就是說,當他尚未覺察到他與所有的他者構成的環境之間所存在的巨大差異與那些割舍不斷的聯系的時候,也正是他的個人意志與精神世界尚未受到威脅與侵犯的時候,在這個意義上,他有著最大程度的獨立與自由。但同時,他也無法對其他的任何個體構成任何影響。當他意識到這種影響力不存在,也就同時意味著認同危機的到來。在自我認同與社會認同的雙重驅動下,他試圖去發揮一切可能構成的影響,也就意識到必須對自身之外的一切有更深入的認知,以便于了解并掌握轉身于其中的環境運作的一般法則及規律。然而,當他開始這一切,并有所收獲的時候,才發現這原本是個泥淖,本想了解并駕馭它,熟料一糾纏上,就再難脫身!他試圖與之發生更深入的聯系,發揮可能的影響,但在這個過程中,他的意志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礙,精神空間也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外力的沖擊。

      這似乎是一個悖論,卻是必然。我們不可能無視外力的存在而去干預那個外在的世界,意識到這一點,是以一連串的失敗為代價的。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價值取向給我們提供了兩個方向,要么屈從于外力,將自己的同化為它的一部分,但這樣可能會永久的失去自我;要么逃避游離于這個世界,走到這個外在世界的邊緣,獨自遨游于個體內在的世界。第一種選擇造就了更為強大的“集體意志”,成為社團、階層甚或集權國家的信仰與準則;而第二種選擇則成就了僧侶、哲人、放蕩不羈的藝術家及無政府主義者。縱然是逃避著外力的制約,規避著“集體意志”的壓制,但兩種意志的交鋒卻是難以避免的。“個人意志”因其非主流性難以與“集體意志”相抗衡,一直以其邊緣性或反叛性在主流社團的有限范圍內予以關注和討論,卻在更大的范圍內緘默著。

      有趣的是,“個人意志”在當時當世的地位尷尬,卻在時間的流逝中漸而潛入“集體意志”的巨大勢力中,成為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或主體。這是一個極具戲劇性的事實,當個體放棄了自己的影響和權力,卻可能在將來的世界發揮出最大的影響力。這真是讓人尷尬,當我們對自己做出最大程度的剝奪的時候,卻會變得強大起來!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