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aig4"><u id="caig4"></u></input>
  • <menu id="caig4"><tt id="caig4"></tt></menu><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menu id="caig4"></menu>
  • <menu id="caig4"><u id="caig4"></u></menu>
    <input id="caig4"></input>
  • <input id="caig4"><tt id="caig4"></tt></input><input id="caig4"><acronym id="caig4"></acronym></input>

    美遇

    2020-04-22    隨筆日志    【本頁移動版】


    人生最幸是機遇,其次是美遇,再次是艷遇。

        機遇給人帶來發跡、升遷和騰達;美遇給人帶來欣悅、溫馨和吉祥。艷遇帶來兒女香情,或是幸福,或是災難。

     美遇,是幸運,是驚喜,是感念,也是陶冶。

     故障把你的香車撂在半路,眼巴巴束手無措。正當焦急和無奈愈加煎熬著你時,突然面前停下一輛車,而且是陌路相逢,主動伸出援助之手幫你解決了難題;盛夏在途,突遇驟雨,無處躲,跑不迭,蟬翼紗衣頓失遮掩,尤其是女士的玉體透顯,難免尷尬,此時身旁忽然撐起一把傘;外出失竊,錢包不翼而飛,路費無著,遇佛心之人慷慨資助……諸如此類都是美遇。

     我此生有機遇,有美遇,也有艷遇。但是,我更看重美遇。機遇所賜被自己的平庸糟蹋掉了;艷遇被我的理智舍棄了,唯有美遇還存留在心,還能在回憶中點燃情感,溫暖回流,遙寄思念。

     我的一段朝氣蓬勃的歲月,是在鐵道兵獨立汽車團度過的。半年的訓練和數月的助手都滿期了,接下來就可以獨立駕駛當教練了。可是,訓練隊領導卻調整了我的工作,令我當材料員。不是刀筆文書,而是管理全隊幾十輛教練車的配件、工具等材料倉庫。心不情愿也要履行天職,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啊。

     材料員享受班長級別的政治待遇,比班長更獨特:睡單間,不站崗,開飯時不用站隊集合,看電影時提一把綠色折疊鐵椅高高坐在連隊最后(其他士兵都是坐馬扎)。他人都很羨慕,可是我卻不安心這個崗位。當時我的興致所在有兩個:一個是去團文藝宣傳隊,一個是開車。基層連隊也需要文藝人才,宣傳隊要我,可連隊死活不放。車也開不成,故日益厭倦了材料員這份寡淡無趣的工作。

     想想看,手握方向盤奔馳在崇山峻嶺,盤旋于高山云海,朝迎旭日,暮披晚霞,腳踏油門便可坐行千里,或瞻都市繁華,或賞竹林山鄉人家,那詩意、那情趣是多么美妙!

     一年后便打了一份要求下連隊的報告。訓練隊領導大概也看出我的浮躁,很快就批準了。征求我的意見,想去哪個連隊(全獨立團共十四個汽車運輸連,兩個修理連)。去五連,有幾個好友在這個連隊。于是,便打起行李,帶著介紹信,經歷一番舟車勞頓,從西安市到了駐守四川鄰水縣的五連(在建的襄渝線西線)。

           剛下連隊,還是需要從當助手開始。運輸連的任務非常繁重,一個月大概只有三天時間回到連隊修整。其他時間基本都是吃飯館,住旅店,匆匆在路,把大批物資(水泥、炸藥、枕木、鋼軌等)運進工地。這之間的直線距離大都在數百公里以上,而實際路程要遠出好幾倍。不是高速,更沒有油漆路面,都是蜿蜒在重巒疊嶂之中的土路,坑洼不平,起伏顛簸。云貴高原,大巴山脈,秦嶺,武當,我們都跑過。獨立團汽車兵的駕駛技術非常棒,完成同一個任務,我們只用三天,十四集團軍的汽車連竟然跑了一個多星期,而且還出了事故。

     所以,連隊不會貿然把一輛車交到我這個一年沒有駕駛的生手的手里。

     我當助手的第一個司機是我同年的兵,此人是其家所在縣一個頭頭的公子,驕橫無禮,不講情面。敢臟罵班長,敢頂撞排長,我何在話下?跟他的一段時間,備受煎熬,臟活累活搶著干,奉上尊敬遭受冷遇,獻上好話回報傲慢。卑恭換不回微笑,拍馬得不到關照。奇怪了,怎么就遇到這么一個不是東西的東西?(不該罵他,幾年后出車禍犧牲在秦嶺了,還帶走了修理排的一個老兵。)

     這冥冥之中的安排,讓我有了比較,也就有了鑒別。

     后來,班長把我要過去給他做助手。班長其人,是全連隊出了名的難伺候的主。據說,他帶的上一個助手,那才叫個慘!每天都是活在訓斥和責罵之中,不但不給駕駛鍛煉機會,而且動輒就把助手扔在半路上。幾次都是助手自己搭車回連隊的。這個戰友也真是個倒霉蛋,后來因為沒人帶而被掛了起來,一直晾到退伍,直到脫下軍裝都沒有獲得獨立駕駛的權利。

     連隊是聽班長的,班長在第一線,對手下了如指掌,每個戰士的駕駛技術如何,他最清楚。因而他說誰不能獨立駕駛就不能獨立駕駛。因為連隊最怕出事故,尤其是撞人、翻車之類的大事故,連長必受牽連,影響名譽和升遷。

     我跟了班長,心里沒底,不知有何遭遇在等著我,聽天由命吧。

     不成想,他對我竟然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對我非常友善。車擦洗得不干凈也不責怪,盛夏中午,累極了,我就坐在副駕駛位子上大睡一覺。維修車輛時,我干什么樣就什么樣,不催促,不吼叫,不懂的方面,一定會指教。一次駕駛速度偏快,他提醒道:慢點兒。我稍稍降低了速度,到底在拐彎處打方向不及,車子闖入稻田。我立刻發毛了,準備接受一翻狠狠的訓斥。可是他只嚴厲地說了四個字:“看看,看看!”

     那意思說,已經提醒你慢些,就是不聽話,如果是懸崖峭壁,都沒命了!我心有愧疚,不敢吭聲。是的,幾見翻車大事故,山溝里六輪朝天,車毀人亡。

     如果是上個助手,肯定會被一腳踹下車。而我卻被原諒了。

     一次代收了班長的一封家書,知道是他未婚妻寄來的,便和另一個戰士共同給偷偷打了開來,想看看甜言蜜語和動人的傾心之述,結果除了簡單問候,就是告知需要一雙軍用膠鞋。看書寫水平,大概也就是小學程度,自然也寫不出撩人的情書。我靈機一動,用左手握筆在最后添上了一句:我愛你。重新封好,等班長回到營房,便呈上道:班長,你的信。班長拆封讀罷,大概看到最后我添加的美文,臉上泛起竊喜之色。

     幾個月后,一批退伍老兵離開連隊,連里分配給我一輛車,便開始了獨立駕駛。

     在人生歷程的某一段,能夠得到某種不敢奢求的關照和偏愛,能夠得到意外的青睞和善待,讓你會記下一輩子,任何時候回憶起來都是溫馨和甜蜜的享受,都是感念和遙思。

     這,就是美遇,就是我看重美遇的原因。

     幾十年過去了,眾多的戰友,山東的,四川的,兩湖兩廣的,貴州的,安徽的……即便是我的老鄉,絕大部分的名字都忘卻了,可是我的班長卻還銘記在心:黃榮昌(廣東省普寧市流沙鎮馬柵村)。

    敬禮了!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